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领域
【无讼】如何确定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

? ? 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指建设工程中的发包人同时存在若干个债权人时,对于建设工程折价或拍卖所设的价款,承包人有优于其他债权人进行受偿的权利。其源于《合同法》第286条,真正为法律实务所广泛适用起于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后。但该批复第四条规定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即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6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却备受质疑和诟病。特别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苏民终字第0289号判决书"的出现,一时之间,非议责难之声不绝于耳。笔者却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有其背后更深层次的考量,为此我们需有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

? ? 对于最高院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的质疑主要是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6个月起算,忽略了工程款债权是否届期的考量。质疑者认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应该以债权届满为起算点,而不应该一刀切的规定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其理由主要是以下两点:

? ??第一:按照《合同法》第286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商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根据该条规定,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应从债权届满时起算为题中之意。所以质疑者认为该批复第四条与《合同法》286条的规定相悖,也有违法理。

? ? 第二:自工程竣工之日或者约定的竣工之日起算期限,未考虑建设工程实务的复杂性,与建设工程实务不符。建设工程实务中,承发包双方可能在工程履行过程解除合同,亦有可能合同未解除,但承包人终止履行,使得工程无实际竣工之日,工程竣工后,由承包人报送竣工结算资料给发包人,再由发包人委托审价单位出具审价报告,6个月期限内完成非常鲜见。

? ? 笔者认为要全面理解最高院批复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的规定,需从该规定的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首先,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性质。笔者认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一种法定的优先权.其主要特征为源于法律的直接规定,不由当事人约定,不以登记为前提,也不以占有为前提.立法意旨主要是为了维护承包人的利益尤其是农民工的生存权,赋予承包人优先于一般债权而优先受偿的权利。其类似于船舶优先权。

? ? 其次,现实建设工程领域中,在建工程上交织着各种权利,最高院批复规定的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是一种权利平衡的考量。在当前的建设工程领域,所有的在建工程几乎都存在着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和在建工程抵押权。两种权利的优先受偿顺序,在最高院的批复中亦有了明确的规定,即建设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这无疑对于抵押权人,主要是金融机构的影响是巨大的,抵押权人的权益将会面临落空的危险。试想建设工程的发包人与承包人恶意窜通,任意设立工程款债权的清偿期限,如以工程款债权届满作为建设工程优先权的起算点,则抵押权人利益如何保障?整个商业秩序如何维持?此时立法者必须在这些利益的博弈中寻找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规定行使建设工程优先权的行使期限为六个月,且该六个月为不能中止不能中断的除斥期间。

? ? 最后bet356手机官网,灵活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行使方式为最高院批复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提供了实务操作空间。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方式是灵活多样的。它包括建设工程承包人自行与发包人协商以该工程折价抵偿尚未支付的工程价款,亦包括可以建设工程承包人提起诉讼、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其对该工程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它包括可以直接申请法院将该工程拍卖以实现工程款债权,亦包括申请参加对建设工程变价款的参与分配程序主张优先受偿权。以上均属于对建设工程价款依法行使优先权。以上有些行使方式前提要求工程款债权届满明确的,但更多的是不要求工程款债权是届满明确的。如建设工程承包人在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六个月内提起诉讼行使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承包人完全可以以自己单方核算的工程价款提出诉请,并要求法院确认承包人在该工程价款范围内享有工程优先受偿权。法院立案后,建设工程优先权即算行使。至于准确的工程价款,是法院实质审查的范围,完全可以在立案后向法院申请第三方进行工程造价鉴定。至此,最高院批复规定的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算建设工程优先权的起算点并不妨碍工程实务中优先权的行使。至于承包人在六个月内不积极主张行使,只能说"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

? ??拙文至此,笔者认为社会生活是相当复杂的,法律规则的制定必须充分考虑这一点。在建设工程领域,承包人的利益尤其是农民工的生存权要维护,但抵押权人,主要是金融机构的权利亦也不能无视。从这个角度,最高院批复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起算点的规定,无疑是一个相对两全的选择。